亚投快三邀请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智库
  • 智库
    穆罕默德·尤努斯:赚钱开心,让别人开心是超级开心
    来源:   时间:2019/9/17 10:10:14   编辑:亚投快三邀请码   浏览次数:798    

    7月31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穆罕默德·尤努斯来甬出席由鄞州区人民政府与凤凰网联合主办的“尤努斯中国周·甬城论善社会企业主题论坛”,并发表题为《赚钱开心,让别人开心是超级开心》的主题演讲。演讲结束后,他欣然为本刊题词。

    穆罕默德·尤努斯是孟加拉国经济学家,被称为“小额信贷之父”“穷人的银行家”。他创办的格莱珉银行开创和发展了“微额贷款”服务,专门提供贷款给因贫穷而无法获得传统银行贷款的创业者。2006年,“为表彰他们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他与格莱珉银行共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论衡”将节录尤努斯教授本次演讲的主要内容,以飨读者。

    7月31日,尤努斯教授(左二)在论坛上与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金锦萍、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郁建兴、市对口资源和区域合作局局长何国强以及凤凰新媒体副总裁邹明先生对谈(俞静娴|摄)

     

     

    借钱给穷人

    在开始做格莱珉银行时,我们根本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也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做成一个银行。我当时真正想做的只不过是为少数村民提供一些帮助,不让他们受高利贷者的剥削。高利贷者给村民一点点钱,然后村民好不容易赚到的钱都会被他们拿走。当时看到这一幕的我非常痛心,我对村民的痛苦感同身受。我不可能把所有人的问题都解决了,但至少我可以解决一个人的问题,或者两个人的问题,这就是我当时借钱给村民的初衷。

    当时我想到一个简单的方案:银行为什么不把贷款提供给穷人?这样的话,穷人就不用去找高利贷了。这个是很简单的想法,当时我没有什么关于银行、法律的知识,就想着银行其实可以把贷款给穷人。银行不给,那我自己给,我把一些美元借给了村民。后来,很多人就开始听说有这么一个人会把钱借给穷人,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找我借钱。

    当时根本没有格莱珉银行的存在,我借钱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你有钱的时候要还给我。但我并没有规定什么时候还,或者说在还本金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代价,没有。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你有钱的时候再还给我就行了。事实证明,人们还是会把钱还给我的。我当时就意识到,人们很喜欢这样的做法,他们因此不必去找高利贷了。所以人们变得比较开心,我也比较开心。开心的时候就会想多做一点,这就是我当时想去扩大规模的原因。几周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几年过去了,我自己的钱越来越少,没有更多的钱可以帮助穷人了,后来我就想到了银行。我当时想,说不定银行可以给穷人提供帮助,这应该是银行的工作,所以我就去找了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应该把钱借给穷人。银行经理非常惊讶。把钱借给穷人,他们想都没想过,银行是不会借给穷人钱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贷款资质。也就是说,穷人不一定有能力偿还债务。我说,他们是有能力偿还的。银行工作人员说,银行的规定就是这样,没办法。我觉得这个说法非常讽刺,银行不就是给需要的人贷款的吗?现在的银行在做的不过是把钱借给富人,真正没钱的人他们却不借,我认为,贷款的对象应该是相反的才对。银行经理嘲笑了我的想法。

    找银行沟通失败了,我只好把自己作为担保人去帮助穷人向银行借钱。这之中的过程比较艰难,但最后银行还是接受了。不过,就算我当了担保人,银行还是很不放心,不是每一个来申请的穷人都能得到贷款,我当时就开始思考,怎样才能让穷人都能获得贷款。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创建一家银行?于是,我开始着手创立专门面向村镇的银行。

    到了1983年,我们终于从政府那获得了许可,创立了格莱珉银行,这是一个官方的、正式的银行。所以,后来我们办事就比较容易了,借钱给穷人也比较容易。就这样,格莱珉银行慢慢地遍布了整个国家。当时贷款的资金不是问题,因为我们可以吸纳存款。依靠外部资金是很不稳定的,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自给自足,用穷人自己的存款来提供贷款,不需要找政府或者其他的捐赠者来吸纳资金。

    借钱给女性

    很多人问我:“你是怎么设计这个银行,怎么确定这个模式可行的?”这么多年过去,我们银行还款率非常高,如果你要求人们提供抵押物,人们反而可能会违约。在设计格莱珉银行运作模式时,我做的事情很简单,可以说是一种规定,也可以说是一种制度设计,但其实我是没学过金融的,当我设计制度的时候就看传统银行怎么做,我知道他们是怎么做了之后就完全反着来,反其道而行之。他们贷款给富人,我贷款给穷人。他们贷款在城市里工作,我们就在农村里工作,他们专门去找商人做客户,我们就去找最穷的人,一切都是和传统银行相反的。传统银行要抵押物,我们不用抵押物,我们就靠信任,信任就是我们银行的基础。现在很多大银行,他们谁都不相信,格莱珉银行是全球性的银行,没有一个律师,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律师的银行,而且还非常有效,听起来可能复杂,但是我们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把钱借给需要的人。传统银行都是借钱给男性,但是我们相反,我们专借钱给女性,今天我们有900万孟加拉的借贷人,97%都是女性。我们这么做非常有效,同时还彻底改变了社会。

    如果你20年前去孟加拉国,过20年再去一次,会看到什么样的变化?每个人都会和你说孟加拉女性发生了最大变化,20年前去孟加拉国看不到什么女性,好像这个国家只有男的一样。因为女性是隐形的,我们的宗教规定非常严格,不允许女性走出家门。在过去,都这样教育女性,然后女性也只好默默接受。但是,格莱珉银行挑战了这种社会常规,借钱给女性。当时很多宗教领袖非常不高兴,认为我们破坏了宗教规定。当宗教很愤怒,而且愤怒指向你的时候很麻烦,我们必须正面应对。我就和宗教领袖说,我不是破坏宗教,我这么做其实增强了宗教的力量。为什么?因为你是个好穆斯林,那你就要跟着预言家的步伐走,我们从小接受这样的教育,如果你想要当个好穆斯林,就一定跟着先知步伐走。

    在先知年轻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他的老板就是一个女性,这是历史上可以查证的,那个女性就是一个女创业家。所以,我们的先知第一份工作的领导是个女性,所以如果你是个好穆斯林的话,你应该找个好的女领导,为她工作,要不然你就没有跟着先知的步伐走。而且先知后来跟这个女性结婚了,虽然这个女性年龄比他大。我就跟这些宗教领袖说,如果你要当个好穆斯林,你应该娶一个好女企业家,如果在孟加拉找女企业家,就来找我们格莱珉,格莱珉有好多女企业家,我帮你牵线搭桥,这样才能当好穆斯林。这样,宗教领袖就没话说了,因为这是可以查证的。我们做的是先知已经做过的事情。

    当女性手上有钱,就可以发生很大变化,女性在家里就有说话的声音了。在过去,家里都是男性决定一切,但是当女性手上有钱,能够控制家里的收入的时候,男性就开始尊重女性的决策。女性的地位得到上升,最终,男性和女性在一个家里地位就平等了。有些女性还创造了就业岗位,让她的丈夫到其中工作,这是很大的变革,让家里的关系发生了改变。现在你去孟加拉,不管农村还是城市,你会看到路上有很多女性在大街上走,而且她们也会很热情地跟外国人交流,不再害怕。格莱珉银行的本职工作是放贷,但是我们追求的不止于此,我们追求的是女性的变革,以及整个孟加拉国的变革。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有人会贫穷?原因很简单,贫穷不是由穷人创造出来的,不是穷人的错。贫穷是体制导致的,我们体制的设置就是不合理的,如果你要让人们脱贫,就要改变体制。如果改变了体制,穷人自己就会脱贫。比如说格莱珉银行,我们在全国最开始只开了一个支行就立刻掀起了全国性的变革,为什么我们不多建一些支行,帮助更多的人创造出自己的事业?我强调的就是所有的人都有无限的创造力和创新力,路上的每一个人,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皇宫里的人都是一样的,大家的创造力都是无限的。

    假设有一个孩子出生在贫民窟里,同时有一个孩子出生在皇宫里,如果有一个牧师出现了,能够使用魔法把贫民窟里的孩子和皇宫里的孩子对调,不让他人知道,那20年后会怎么样?出生在贫民窟里但生活在皇宫里的孩子,他就会像小王子一样接受了很好的教育,受到大家的尊敬。但是,生在王宫里被调包到贫民窟里的孩子呢?就会和贫民窟里的孩子一样,和路上的小流氓没什么区别。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但是成长的环境使他们不一样。这就是体制的问题。

    格莱珉银行贷款给贫穷的女性,很多人问你们真的是借钱给真正的穷人吗?这些女性真的是企业家吗?你怎么知道她们会变成企业家?我就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主动来找格莱珉银行,向我们要贷款,她们说有个很好的商业点子,她们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创业的精神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东西,每个人都有。

    借钱给乞丐

    如果能借钱给女性,为什么不借钱给乞丐?他们走街串巷,每天乞讨,如果我们把钱借给他们,他们说不定也能利用自己的创业精神成功。所以我就跟格莱珉银行的同事说创建一个特别的项目,专门把钱借给乞丐。我们在乞丐当中进行选拔,专门选拔世代乞丐,比如说这个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母都是乞丐,自己也是乞丐,我们就选这些人,这些人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自尊了,因为家里已经三代做乞丐了。我们专门找这些人把钱借给他们。孟加拉国本来就有很多乞丐,所以这种人很好找,找到后就和他们交流,让他们挨家挨户乞讨的时候,带点小商品,比如说糖果、小饼干或者水果去卖,他们在乞讨的时候顺便卖,这样不会影响他平时的乞讨工作,没什么问题。乞丐非常喜欢这个想法。我问他们做这个创业要多少贷款?他们说就10美元、15美元或20美元这么多就够了。我就把这点钱从格莱珉银行借贷给他们,让他们走街串巷做小商品的销售,效果非常好。一段时间后,我问他们什么情况?他们说,过去我们只是简单地乞讨,大家连门都不开,很多人透着窗户和我们喊话,然后丢出一点食物,或者丢出一点钱来,让我们苟且地活下去,然后就把我们赶走了,所以我们从来都不会认识这些施舍的施主。但是现在当我们说有东西卖,有一些商品给你们看的时候,这些施主就愿意开门让乞丐走到自己家里了。然后我们就给他们看商品,慢慢地我们就和这些家庭结成了友谊。在两年之内,我们资助的50%的乞丐就成了专门的上门推销员,他们已经完全不做乞丐了,他们知道哪一些家庭是可以去乞讨的,哪一些是比较适合做销售的,所以你看,虽然这些乞丐没上过哈佛商学院,但是他们却知道什么叫市场分级,他们知道该怎么寻找目标客户,这就说明每个人生来都具有企业家的潜力,只需要你给他一个机会,他们就可以进行华丽的转身。

    解决穷人的健康问题

    随着我们工作的推进,我们开始关注穷人的健康问题。很多穷人基本上全身都是病。怎么能够解决这些人的健康问题?后来我们就开始提供医疗服务,在格莱珉银行做医疗保险业务。我们算了一下,如果要让这样的业务一直开展下去,要多少钱?我们发现每年只需要4个人,或者每个家庭只需要4美元就可以确保整个家庭都有医保。我们把医生带到村子里来,让他们在村子里常驻,在我们之前,这些村民根本没有看过医生,他们最多请一些传统的郎中来帮他们看病,但是这些郎中往往会导致更多的问题。所以我们从外面请了医生,还找了助手给医生帮忙,我们还有自己的诊断中心。其实这些所有东西的运营成本只需要每家每户一年4美元就可以收支平衡。很多人说政府不是有公立医院吗?是,有。但是这些医院都在城市里,村子里面很少有人能够去城市里面看病,而且村子里面本身没有医院,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确保村子里面有医疗服务。

    随着人年纪变大,会出现各种各样健康的问题,很多人觉得变老不就这样吗,你到老的时候视力肯定会变差。其实不是的,视力是可以和其他正常人一样,只不过要做点小手术就可以恢复。但是,在村庄里面是没有手术设施的,只有在大城市里面才有,你要去一些大城市才可以去做手术,穷人是根本去不了的。而且,我们孟加拉国有传统,如果家人要去做手术的话,基本上半个家庭的人都会跟着一起去,如果又要看病,又要拖家带口,就会发现没地方住,开销也不小。

    所以,我当时就想在偏远地区建立医疗机构,要有医疗专业人士为村民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而且这个运营模式必须是可持续的。我们测算了下,做眼部手术的费用32美元就够了,如果去城市里面看病,这个费用更高。很多村民开始到我们这里看病,我们这个机构开始慢慢营利。我们规定村民只需支付那些必需支付的费用,比如药品或者医疗器械的使用费等,只需为自己的刚需来付费,我们不会有太多营利,也不会亏损,只要确保有足够资金正常运转就可以了。但是,还是有村民觉得费用有点高,承担不起。后来我们把自己营利所得用来补贴这些无法支付手术费用的穷人。第一家医院建成4年后就收支平衡了。我们对这个成绩很满意。然后,就开始了第二家医院,在孟加拉国南部,这一家3年收支平衡,我们也很开心。现在我们创办了第三家,在国家的西部,做得也挺好。

    这样的机构就是我们所说的社会企业,赚钱不以营利为目的,只是让我们的运营能够持续下去,在一个社会企业中,从社会中赚到钱必须反哺给社会。我们投资于一个社会企业中,收支平衡后将这笔钱收回来,然后再投资到另一个社会企业里面去,这样不停地回收投资,然后不停地创办新的社会企业。创办了第一家医院之后,就会有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这背后的资金都是同一笔,即最初的那笔。其实我们不需要高端复杂的理念,只需要你愿意去帮助人们就可以了。有人问为什么不做慈善?慈善的问题在于筹集资金就要花很多钱,而且你可能非常愿意捐钱,但是总是要找到捐赠的渠道才可以,而且你也不确定这些资金能否筹够。所以,我们想不如尝试社会企业的思路,与其做慈善,还不如设计一种机构,我们可以将慈善事业作为目标,采用商业经营的模式为路径。如果用慈善的方式来做医院的话,我们会发现要筹钱,要把筹来的钱给医生、员工,到最后又没有钱了,没有钱又要筹集,没有钱就没有医生,医疗服务时有时无,就很麻烦。社会企业可以有一些营利,等成本回来之后就可以收回这笔钱,然后就可以循环使用这笔资金。这样的话,你的力量就会慢慢强大。我很高兴,现在我们的想法被很多人接受,很多公司都采纳了我们的理念和做法,而且有些大学也开设了专门课程来教授社会企业内容,有些地方专门成立了社会企业中心。一直以来我们强调逐利型的企业,现在我们推广的理念是每个人都具备改变世界的能力,这是个非常强大的理念,不需要有多大的资金力量,你只需要有这么一种心愿。在座各位都是有这样一种能力的,你们可以有各种各样创新的想法,改变世界的想法,你可以创办世界型的企业,改变这个社会。就算没有经验,你也可以有这样的理念去看看能否落地。

    展望:“三零世界”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现在我们的世界其实是基于传统经济学创造出来的,我们看人其实都隔着一层金钱的眼界,我们做什么事情也都以逐利为目的,但是我们是人,人不仅仅是逐利的,我们可以创造这么一个新的世界,就是“三零世界”,零贫困、零失业率,零碳排放,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星球。这些工作如果仅仅交给政府来做,这天是永远不会实现的,如果我们可以把自己的力量、民间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结合起来的话,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本文原载于《宁波金融》第40期“智库”)

     

     

     



    】【打印】【关闭】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穆罕默德·尤努斯:赚钱开心,让别人开心是超级开心——亚投快三邀请码